Wed, January.26, 2022
  組織章程 同 學 錄 自 由 談 保健醫療 旅  遊 時間天氣 財  經 生活照片 生活經驗 其  他 News 網站連結  
 
Wed, January.26, 2022
 
 
文章討論
 
所有文章分類 » 音樂 » 交響樂的巨人 ---- 馬勒

交響樂的巨人 ---- 馬勒

 

交響樂的巨人 ---- 馬勒 1860~1911

生平簡介:

古斯塔夫.馬勒 (Gustav Mahler) 於 1860年7月7日出生在摩拉維亞 (Moravia) 的一個猶太家庭中。當年幼的馬勒首次展露他音樂上的才能時,就獲得了父親的認同及鼓勵,因此在他6歲時,他的一生就已經被決定了。而從那時起,為了他的發展,這個家庭就為他作了很大的犧牲。

1874年,古斯塔夫.施瓦茨 (Gustav Schwarz) 聽到15歲的馬勒彈琴,立刻肯定他的潛力。他說服馬勒的父親將馬勒送到維也納音樂學院去接受合適的訓練。也因為馬勒的父親理解完整教育的重要性,所以就同意讓馬勒到維也納。1875年9月,馬勒很快的就全心投入維也納這個城市的音樂生活中。在當學生的3年期間,他寫了大量的鋼琴曲。

1878年畢業的那一年,馬勒開始創作他第一首成熟的作品《悲哀的歌》(Das Klagende Lied)。1880年夏天,馬勒在林茨 (Linz) 附近的巴德大廳舉行首演,這次演出的成功使他獲得一個職位,擔任1881-82年演出季的指揮,他的職業生涯從此展開。他的第二個工作是在奧爾米茨 (Olmütz) 的市立劇院。1883年演出季,在譜魯市的卡塞爾 (Kassel) 演出。可是譜魯是官僚主義的繁文縟節太多,雖然合同簽訂的是3個演出季,馬勒卻在第二個演出季過後便拂袖而去。1885年他移居布拉格,旋即又於1886年赴萊比錫,在這當中他經歷了初戀,這次經歷激發他為自己的情詩譜曲,寫出了《旅行者之歌》的初稿。1887年夏天,他街道作曲家偉伯的孫子卡爾.馮.偉伯 (Carl von Weber) 男爵的邀請,將已於1826年逝世的偉大作曲家遺留下來名為《三隻斑馬》(Die drei Pintos) 的喜歌劇手稿續寫完成,這是一項很大的榮譽。1888年,這部作品在歐洲舞台上獲得成功。之後,馬勒辭去萊比錫的職務,在幾星期後他又接到邀請,得到皇家布達佩斯歌劇院新任指揮的職位,且28歲的馬勒很快就證實了自己的能力。然而,在布達佩斯的生活並不順利,評論家對他的革新懷有很深的敵意,1889年2月,也從家鄉傳來了噩耗,他的父親去世了。同一年的夏天,就在他為自己創作的第一號交響曲作最後的修潤之後,他的生活就被母親及最親近的姊姊列奧波蒂娜 (Leopoldine) 相繼過世給粉碎了。因為面臨沉重的經濟負擔和家務的煩惱,於是馬勒帶著哀傷,回到伊格勞的家處理事務,並安頓弟妹們的生活。

1890年11月,馬勒結識了布拉姆斯。當時正在布達佩斯的布拉姆斯,於很不情願的情況下,被人拖去看馬勒指揮演出的《唐喬凡尼》(Don Giovanni),他立即就被馬勒詮釋音樂的天份所折服。從此以後,布拉姆斯對馬勒在音樂界的發展傾力相助,雖然他並不喜歡馬勒自己的創作。

1891年春天,馬勒再布達佩斯皇家劇院的處境日益艱難。新的職位是擔任漢堡歌劇院的指揮,馬勒對這個職位的興趣很高。他在那裡待了6 年,在這個時期,他確立了一流指揮家的地位,也贏得許多偉大、著名音樂家的友誼,例如:漢斯.馮.布羅 (Hans von Bülow) 和威廉.蒙格伯格 (Willem Mengelberg)。1892年的演出季使馬勒特別快樂,他把與柴可夫斯基的相識視為一大快事。隨後的一年裡,他和李查.史特勞斯建立了長久而深摯的友誼,當時史特勞斯還是個年輕人呢。馬勒在當時的作曲進展相當的緩慢,那時他才剛完成第二號交響曲,而且在作曲界的名聲並不大。然而馬勒的平靜日子過的並不久,也或許是馬勒和家人所遭受的打擊還不夠,1895年初,新的厄運又降臨在他們身上,當他妹妹賈斯蒂娜和愛瑪來到漢堡與他住在一起後不久,卻傳來弟弟奧托在萊比錫去世的消息,馬勒深受刺激,一生中絕口不提此事。

1897年初,到維也納工作的事情確定了,但正式的聘請要等到他辭去漢堡的職務,並且還需要一個特殊的步驟----改信天主教。當時,維也納是世界的歌劇之都,在這裡任職是馬勒演出生涯中的最高成就。他所指揮的第一季獲得盛大的成功,但是在首波的成功浪潮之後,公眾的反應開始改變,評論界的成見又出現了。夏天,他住進位於沃特湖(Wörthersee)新避暑別墅,在那裡完成了第四號交響曲。

1900~1901年的冬天,第一號交響曲在維也納首演,卻是滿場一片噓聲和怪叫,而他指揮的許多歌劇遭到評論界的猛烈批評,整個事件至此發展到了顛峰。由於生活中遭受的打擊所帶來的精神緊張,馬勒在春天病到了,而且需要長期修養。在修養期間,他將第四交響曲修訂一遍,還完成第五號交響曲中兩個龐大的樂章以及7首美妙的藝術歌曲,其中5首是以弗里得里希.呂克特 (Friedrich Rückert) 的詩為歌詞的。

秋天時,馬勒回到維也納,又面臨一連串評論界的造謠誹謗,其中最悲慘的是第四號交響曲在幕尼黑首演時慘遭失敗,評論界稱之為「瘋狂的音樂」,當他的心情很沮喪時,遇到了是交界名媛,23歲的亞瑪.瑪麗.辛德勒 (Alma Maria Schindler),1901年12月底,兩人宣佈正式訂婚,隔沒多久兩人就步入了禮堂。

1904年夏天,馬勒完成了富悲劇色彩的第六號交響曲,並根據弗里德里希.呂克特的詩歌譜成《亡兒之歌》(Kindertotenlieder)組曲。然而《亡兒之歌》中的歌曲儘管好聽,卻很難討人喜愛,讓人覺得這些歌曲就像死神的誘惑。

1906年是馬勒在維也納的最後一年,時值紀念莫札特誕辰150週年,他指揮了一系列的音樂會。此外,經過長期的努力之後,他終於確信自己在公眾的眼裡已經「算的上」是一位作曲家了。

1907年初,他離開維也納歌劇院,這年對馬勒來說有另一個很大的影響,在這年夏天的沃特湖,他最疼愛的女兒瑪麗.安娜因感染猩紅熱而死去。不幸帶來的緊張和悲哀損及了馬勒的健康,這時醫生發現馬勒的心臟已有病變,他被迫放棄所有喜愛的激烈運動,在這之後,他的生活也徹底的改變。

從1908年元旦指揮大都會歌劇院的演出,到到1911年初47歲的馬勒站在紐約愛樂樂團指揮台上,他在紐約的這段時光正是他精力日漸衰退的階段。夏天時他幾次去奧地利,在那裡找到了發自內心的兩首告別交響曲的動力和源泉,這就是《大地之歌》(Das Lied von der Erde)和第九號交響曲。這兩首作品不同於他以往的任何創作,且沒有驚心動魄的抗爭,從最後的兩首作品中能夠感覺到他的生命力已行將終結。他的第十號交響曲也完成了大份,但是如同前貝多芬和舒伯特,他知道命中注定自己只能完成九首交響曲。

在1911年,他有一個月的時間臥病不起,只出去一次,為他的朋友弗魯奇奧.布索尼 (Ferruccio Busoni) 的作品音樂會指揮,這是他最後一次的演出。他拖著快速惡化的身體和亞瑪回到歐洲。幾天後,就在1911年5月18日去世,而再過幾週就是他51歲的生日。馬勒死後終於得到維也納人的尊崇,這是他所鍾愛的城市,卻也是在他一生中始終排斥他的城市。


樂曲賞析:

A小調第六號交響曲 — 第二樂章:稍快的行板

馬勒自己寫道:「我的第六號交響曲將會造成許多困惑,只有後代人,在接受並且徹底領悟我的前五首交響曲之後,才能找出答案。」第六交響曲的第二樂章是樸實而又高超地使用色彩的傑出範例。它由弦樂器所演奏的輕柔旋律引道,然後被第一句出現的低平音符破壞,但卻也因此使它獨具特色。

 

暱稱 :fine
文章日期:07/09/2011 22:15
文章人氣:525
 
 
 共 1 筆 | 共 1 頁
 
 
連絡處: TEL:02-2939-1278 FAX:02-8661-9933 E-mail:fine@finetimes.co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