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, December.08, 2021
  組織章程 同 學 錄 自 由 談 保健醫療 旅  遊 時間天氣 財  經 生活照片 生活經驗 其  他 News 網站連結  
 
Wed, December.08, 2021
 
 
文章討論
 
所有文章分類 » 美術 » 折翼天使的守護者 無私的奉獻!
【一步一腳印】折翼天使的守護者 無私的奉獻!
記者:陳心怡     攝影:陳柏華    報導

你都怎麼述說心中的故事,用說的?還是用唱的?陳姿蓉是用畫的,一張張畫作,用色大膽、筆觸鮮活。

 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這張才是最經典。」記者:「為什麼?」教授趙嗣強:「你眼睛一瞇起來,這黑面琵鷺就飛出來了,這種飛才是在天空中飛,大自然飛。」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她甚至用這隻腳,把這個畫布都給踢破了,你看這種ㄆ一ㄚˋ踢出來,這邊都可以只用聲音,她所配出的顏色華而不膩,而且讓人感覺到,哇!很開心,她太厲害了。」

 

在每幅畫作前,趙嗣強驕傲的就像在稱讚自己孩子一樣,這一幅幅撼動人心的作品,出自他的學生,今年28歲的陳姿蓉之手,但她的心智年齡卻只有5歲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打到哪裡的腦細胞不知道,哪一塊不知道,可能有瘀血,就判定她是腦部受損,他們就講說智能障礙。」

 

發生在姿蓉3歲的這場車禍,讓她留下失憶、行動遲緩、喪失語言能力等等的後遺症,情況最糟時,她對周遭環境有知覺,但沒反應,心理狀態停滯,生理狀態繼續,跟很多小女生一樣,姿蓉也愛吃甜點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哇!天啊,你看看,我吃這一個。」

 

話說趙嗣強跟姿蓉的緣分,也是靠甜點牽線,10年前,趙嗣強的好友,也是當時他教書的遠東科大教務長告訴他,有一個從啟聰高中畢業,即將失學的孩子很喜歡畫畫,問趙嗣強願不願意義務教她,趙嗣強專攻藝術教育,19歲出國、38歲就當上教授,但他很老實的說,開頭的時候,並不是出於愛心只因為朋友請託,他姑且去接觸看看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跟她母親溝通,但是她母親不願意,那我們也不知道,為什麼不願意啊,那因為我去人家那邊,我隨手我有帶一個巧克力去,結果第二天打電話到我研究室說要來,她媽說她要來,我想說,哇!我就想說很開心啊,我就準備東西等她來,來了之後她就問我說,有沒有巧克力,我才恍然大悟,不是要來畫圖,是要來跟我要巧克力。」

 

陳姿蓉媽媽楊美華:「因為教授是男生,她是女生啊,不方便,現在來接洽後,就讓她試試看。」

 

除了觀念保守,男女授受不卿,姿蓉的父親車禍後腦震盪,父母都靠打零工過生活,家境清寒,他們擔心,負擔不起學畫的費用,況且要姿蓉接受一個陌生人,更是難上加難,剛來的頭3天,她每天搞失蹤,最後趙教授在女廁才找到她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她就跑到這邊蹲著、蹲在這邊,蹲完之後,我叫她起來之後,那眼神就很呆滯,就跑到這邊坐、就坐到這邊,坐坐坐,我說姿蓉你怎麼了,唉,那時候就很難過是這樣,看她這樣子,我就離開了,從那天開始,我自己就想說要好好教她這樣子,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,我一個這麼大的男生喔,很愛哭喔,一看到這樣子,我覺得沒有辦法控制自己。」

 

10年了,想來都還會心疼,姿蓉無助眼神打中了他,身為父母的同理心,他跟陳媽媽保證會好好教她,請她放心,每天把姿蓉送來,為了打開姿蓉的心,即使她沒有回應,趙嗣強還是每天,試圖跟她溝通,不厭其煩的,講希臘神話講藝術史給她聽。」

 

趙嗣強太太曾芷陵:「他真的沒有把她當作是不正常的孩子,或是她的接受度有多少,他就覺得給她講故事,把她當作正常人一樣,然後用一些比較淺的文字、語言讓她懂,然後發覺姿蓉,好像愈聽愈有趣、愈聽愈有趣,有時候還會問他。」

 

10年來,在同一間大學教書的太太,給趙嗣強最大的支持,照顧好家裡3個孩子,讓他沒後顧之憂,她說為了姿蓉,先生收起藝術家,隨性自我的那一面,變得耐性柔軟,為了讓姿蓉有好的學習環境,他把他的教授研究室,改裝成畫室,為她添購大宗的畫布顏料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我以前給她買這個,她就一擠就沒了妳知道嗎,明天我又要再去想辦法,一沒有就不能繼續啦,我就乾脆給她買這麼大的,讓她去擠。」

 

一個月光材料費,平均就要3到4萬,沒人資助,姿蓉也不是趙教授學校的學生,沒法申請補助,但姿蓉媽媽擔心的學畫畫,造成經濟負擔從來沒發生,因為趙嗣強不只義務教導,10年來耗材他也都自掏腰包,姿蓉從早上8點來他這,到晚上8點離開,中間吃飯也是他來打點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妳自己去付錢喔。」

 

除了畫畫這塊專業領域,他也希望培養姿蓉生活能力,要買東西時,他就會帶著她,去超商訓練簡單算數。教授趙嗣強:「總共62,62妳這樣多少,重來重來,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。」

 

簡化到用一塊銅板訓練,現在1到10,姿蓉數來已經沒問題。教授趙嗣強:「妳要看這邊,看62,所以這邊多少,1、2、3、4、5、6,還要幾個,兩個,看這樣對不對,再交給店長。」

 

幾乎每天都來報到,店裡頭的人都看到她的成長。7-11店長:「她愈來愈進步了,都會打招呼了,對啊,都會跟我說你好,加油啊。」教授趙嗣強:「哈哈,謝謝。」

 

趙嗣強所做的,早就遠遠超過一個老師的角色,現在的姿蓉已經進步到,可以買到自己想吃的東西,回答日常生活一些簡單問題。

 

陳姿蓉:「姿蓉,妳喜歡吃涼麵喔,喜歡嗎,涼麵?都一樣,便當?比較喜歡嗎?都可以喔。」

 

她的心裡話只會找趙嗣強講,教授對姿蓉的重要性,她這張教授畫像可以看出來,身旁充滿光芒,反映出她心裡的敬仰,在姿蓉心中,教授時而沉靜、時而風趣,是她最好的朋友。

 

姿蓉:「他已經變成娘娘腔,菩薩就不喜歡他了耶。」教授趙嗣強:「是三太子還是邱比特,你看錯了吧。」姿蓉:「我沒有光了啊。」教授趙嗣強:「沒光啦?」姿蓉:「我已經沒有光了,所以我已經變成阿呆阿呆,空空啦。」教授趙嗣強:「哪裡會。」

 

車禍讓姿蓉出現「特別感應」,對三太子、神明、光之類的話題特別有興趣,趙嗣強說很多他的學生聽到,他們對話都覺得很讓人抓狂,因為重複性實在太高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一天,他們就要從這邊跳下去,我10年我曾經跳過幾次,但都又跳上來,哈哈,很奇怪,我跟我們家人有脾氣,我跟她一點脾氣都沒有,這不知道怎麼搞的。」

 

姿蓉現在每天都要定時吃藥,每年到了11月到3月,因為天氣冷,血液循環不好,病況會變得更糟,但偏偏發病時,就是她創作力最旺盛的時候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她因為折磨過,所以她所表現出來的東西,她是有內容的,她天天晚上喔,有時候,她的頭腦的、身體的掙扎、不舒服的掙扎,她白天呈現出來的東西,是我們想不到的。」

 

趙嗣強看過太多類似案例,他知道,一些有潛能的畫家,若放任發展,下場都不了了之,於是趙嗣強把自己在美國,所學過的藝術醫療,用在姿蓉身上,帶她建由觸摸感受,了解物體構造及空間立體感,領她進入專業藝術理論領域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妳這樣摸,這樣摸,有沒有。」姿蓉:「這樣會不會被螞蟻吃掉?」教授趙嗣強:「不會啦。」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先把這個幾理先抓出來,抓出來後,她就回去之後,她自己就會記住這個東西。」

 

這張大嘴鳥站的木頭,就是經過這樣訓練後畫出來,有觀察有感受,作品才生動,觸摸石頭的道理也一樣,經過他的帶領,姿蓉知道,原來凸出來的地方要畫亮,凹下去的是暗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妳有沒有看到,那個像什麼,那像什麼?」姿蓉:「像人。」教授趙嗣強:「蛤?」姿蓉:「人,像個人。」教授趙嗣強:「妳給他畫。」

 

從3歲車禍後,姿蓉與外面世界,幾乎完全隔離,趙嗣強很努力,拉起這支斷線的風箏,平衡感也是繪畫中重要一環,它關係到景物配當,色彩調和,趙嗣強還得客串體育老師,氣喘噓噓陪著姿蓉,騎了一趟又一趟,就像對待自己孩子一樣,在她沒能獨立前都不敢放手。

 

在他全方位指導跟陪伴下,姿蓉在繪畫上進步神速,這6幅大嘴鳥的演進圖,正好可以說明她的蛻變歷程,首先,觸摸訓練,讓姿蓉開始可以畫出物體的形體與質感,平衡訓練後,她懂得構圖配置,產生空間感,教授再來希望她,把具象跟物象結合,姿蓉就在大嘴鳥旁開出漂亮的扶桑花,更高階技術,就是從形體抽離,再來重新組合,最後這張,姿蓉竟然可以表現出,印象派大師塞尚「多視點」的高階理論手法,趙嗣強既佩服又讚嘆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嘴巴裡面又有葉子又有天空,然後這隻大嘴鳥開著嘴巴,站在一個樹梢上面,開心的吹口哨自己聊天,她已經把天空葉子大嘴鳥,地面所有融合在一個平面上。」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我不敢開畫展。」記者:「為什麼?」教授趙嗣強:「我被陳姿蓉比下去了,所以我不敢啊,因為我怕我拿出我的東西的時候,人家一看,啊?這是教授畫的喔,這是姿蓉畫的喔,啊是姿蓉教老師,還是老師教姿蓉我就糗大了。」

 

為了讓大家看到姿蓉的作品,趙嗣強從97年開始,連續兩年幫姿蓉辦畫展,也幫姿蓉成立了基金會,將賣畫收入交給陳媽媽管理,在他大力奔走下,連2010上海世博,都邀請姿蓉到陽光生命館展出,獲得熱烈迴響,也許姿蓉不懂,但趙嗣強卻將她的才華,推上國際舞台。

 

趙嗣強太太曾芷陵:「我真的滿欽佩他的,尤其能夠讓姿蓉今天有一些成就,讓孩子有一些成就感,她覺得自己是有用的嘛。」

 

他沒有當一個申請政府預算,搞自己研究案的教授,而是選擇人煙稀少的一條路,有人稱他是伴隨天使的教父,是姿蓉生命的貴人,他卻謙稱,他只是她的僕人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雖然我自己自認為,我現在是她的僕人,好像要幫她做些什麼,可是我很快樂的,天天幫她做一些什麼,是因為怎麼樣,她天天都會給我看到,很快樂的事情。」

 

姿蓉媽媽楊美華:「這10年來,姿蓉不管是繪畫還是生活能力方面的進步,好到讓大家無法想像,來(教授)這邊,我可以放輕鬆(哽咽 擦眼淚),教授真的是很疼惜我們啦,讓我負擔沒有那麼大。」

 

對媽媽來說,心愛的孩子回來了,空洞的眼神有了生氣,她的生活開始有盼望有回應。

 

教授趙嗣強:「我會繼續的指導她,到有一天,不管是我先走了,還是她先走,就一定會教到結束。」

 

這段話,是姿蓉告訴趙教授,他再教她一筆一劃寫出來的,姿蓉說,我要一直畫畫、一直畫畫,才能飛上天上,自由自在的幫助別人快樂。

 

趙嗣強無私的愛,讓姿蓉找到天賦的翅膀,掙脫被禁錮的軀體,在繽紛的彩虹雲端展翅飛翔。

◎照片提供:趙嗣強

暱稱 :fine
文章日期:06/19/2011 07:18
文章人氣:978
 
 
 共 1 筆 | 共 1 頁
 
 
連絡處: TEL:02-2939-1278 FAX:02-8661-9933 E-mail:fine@finetimes.co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