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, December.17, 2017
  組織章程 同 學 錄 自 由 談 保健醫療 旅  遊 時間天氣 財  經 生活照片 生活經驗 其  他 News 網站連結  
 
Sun, December.17, 2017
 
 
文章討論
 
所有文章分類 » 生活經驗 » 全身都是腫瘤的癌末爸爸求死不得,女兒卻堅持急救到底...有一種孝順,叫做忍痛放手!

全身都是腫瘤的癌末爸爸求死不得,女兒卻堅持急救到底...有一種孝順,叫做忍痛放手!

 

來源:dreamstime

「喂?是癌症腫瘤科嗎?這裡是急診科,我們有病患要轉診。」值班醫師在電話裡說著。 

「沒問題,主訴是什麼?」我拿起紙筆開始筆記。 

「病人三天前開始高燒,有嚴重腹痛和無法進食的症狀。」 

「生命跡象呢?」 

「除了體溫偏高以外,其他正常。」 

「有癌症病史嗎?」 

「有,小細胞肺癌(small cell lung cancer)。」 

「知道了,我們馬上過來。」 

這是我第二個月在癌症腫瘤科實習。比起一開始的生澀和不熟練,如今我已逐漸熟悉臨床醫學,學長交給我的工作也越來越多,尤其是最近幾天,學長更是把call 機給我保管,訓練我獨當一面的能力。 

「學長,我先去急診室看一下新病人喔!」 

「好,做完理學檢查後跟我報告一下。」

「沒問題。」 

跟學長打過招呼後,我走向急診室。我們醫院的住院病房跟急診室有一小段距離,步行約需十分鐘左右。對於行動不便的病人來說,要從急診室走到住院病房根本是天方夜譚。院方往往要請「transport」(移動人員)來幫忙傳送病人,無奈的是,transport 的人力有限,往往要等上好長一段時間才會派人過來。於是我乾脆直接前往急診室面試病人,做完初步評估後找張輪椅把病人推去住院病房,因為這樣最具效率。 

「請問你是莫非先生嗎?我是醫學生小百合,我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?」 

莫非先生是一位六十歲左右的中年人,看起來十分虛弱。他點了點頭,沒有說話。 

「我爸爸身體不太舒服,我來替他回答好了。」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在一旁接話。 

「妳爸爸多久沒有進食了?」 

「快兩天了,從昨天開始吃什麼東西都會吐。」 

「請問有拉肚子嗎?」 

「沒有,完全沒有排便,一直喊肚子疼。」 

「我們會為妳爸爸進行一些檢查,不過在那之前,我想問一下他的癌症病史。」 

「我來回答就好。」女兒繼續接著說,「我爸在三年前發現呼吸不順,體重也不斷下滑。來醫院做檢查時發現肺部有陰影,於是做了肺部切片,不過可能是腫瘤不太明顯,第一次切片沒有發現任何異常。」 

「嗯,然後呢?」 

「幾個月後,我爸某天早上突然神智不清,送急診後發現左腦有嚴重腦水腫,還有腫瘤……開刀後恢復神智,不過腦部切片發現是小細胞肺癌的遠端轉移。」 

「所以三年前肺癌就已經轉移到腦部了?」 

「嗯。」 

「妳爸真是不簡單……」我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。小細胞肺癌是死亡率最高的癌症之一,尤其是有腦部轉移的擴散期(extensive stage disease)病人,他們平均壽命是八到十三個月,五年生存率不到5%莫非先生能奮鬥到今天,實在令人佩服。

 

「我爸是個Fighter,不是個Quitter,他從小就這樣教導我們。」女兒的口氣帶有一絲驕傲。 

「然後呢?」 

「然後我爸開始接受化療,從第一線抗癌藥物用到第二線,之後也做了全腦放射線治療。」 

「全腦放射線治療…… 我想是希望抑制腦部的腫瘤繼續擴散吧!」 

「是啊,不過隔了一陣子,腦部又發現新的腫瘤,胸腔腫瘤又持續變大,所以我們動了胸腔放射手術,並且使用了第三線化療藥物。」 

「效果如何?」 

「不太好,副作用很大。我爸被迫停藥,幾個月後甲狀腺和小腦又找到新的腫瘤轉移,我們動了加馬刀(Gamma knife),然後開始用第四線抗癌化療。」 

「用到第四線了啊……」 

「嗯,可是胸腔腫瘤持續變大,我爸又開始咳血,於是上個月又做了放射線治療。」 

「第二次放射線治療? 你爸真的很不簡單,願意一直堅持下去。」 

「是啊,我爸就是這樣的人。」 

「他最近一次住院是什麼時候?」 

「上星期。他開始嘔吐還有頭痛,醫師懷疑是腫瘤引起的腦水腫,於是緊急刀。」 

「等等,他上星期才剛開完刀?」 

「是啊,開刀完後身體一直很虛弱,然後無法進食,沒辦法正常排便,所以今天我才帶他來急診室。」 

「我懂了,謝謝妳。」我轉身看著莫非先生,「現在我想為你做一下理學檢查,可以嗎?」 

莫非先生點了點頭,看起來非常疲憊。

影像科報告終於出來了。

跟我想的一樣,莫非先生的狀況非常糟糕。除了胸腔和腦部的腫瘤以外,我們在肝臟、腎上腺、骨頭等處都找到新的腫瘤,腹腔和腦部又出現了積水。由於莫非先生已經用到了第四線化療藥物,而且身體已產生抗藥性,目前臨床上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控制病情,簡單來說,我們已經無計可施了。

跟學長仔細討論病情後,我們跟著主治醫師一同走進病房。

「莫非先生,你的病情惡化得非常嚴重,我們目前能做的相當有限……」主治醫師緩緩說出殘酷的事實。

莫非先生點了點頭,臉上沒有一絲驚訝的表情。

「未來幾天有可能會面臨緊急狀況,我想先跟你確認一些關於急救的問題,如果你的心跳停止了,請問你希望我們為你施做CPR嗎?」 

莫非先生搖了搖頭。 

「如果你呼吸衰竭, 你希望我們為你插管嗎?」 

莫非先生又搖了搖頭。 

「我這裡有一份DNR(編按:Do Not Resuscitate的縮寫,意指不施行心肺復甦術),如果沒有問題的話,請你簽個名。」 

正當主治醫師要把文件拿給莫非先生時,莫非先生的女兒衝了上來把文件搶了過去。 

「爸,你不可以就這樣放棄啊!」她大聲叫著,「你知道我們失去你會有多難過嗎?」 

莫非先生看起來很難過,沒有開口。 

「我爸是不會簽DNR的,」女兒做了結論,「你們不可以這樣對我爸,你們到底是不是醫師啊?!」 

「小姐,妳爸爸的病情真的很嚴重……」學長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。 

「不要再說了!爸,你說啊,你快跟他們說你不會簽DNR。」 

莫非先生嘆了口氣,表情苦澀地看著主治醫師說:「我不願意簽DNR,我希望你們為我做急救…… 

編按:簽下DNR,代表的是在生命無法挽回的臨終時刻,不施行氣管內插管、體外心臟按摩、急救藥物注射、心臟電擊、人工呼吸等等救治行為,目的是避免以人工維生醫療,拖延死亡前的痛苦。如果積極的搶救,還能帶給患者與家屬生活品質與尊嚴,當然不能放;但如果生命真的已然到了盡頭,品質和尊嚴已求之不可得,學會放手,或許是另一個更好的選擇...。

書籍簡介


書名:Dr. 小百合,今天也要堅強啊!催淚、爆笑、溫馨、呆萌的醫院實習生活
作者:小百合
繪者:阿茲雷爾
出版社:PCuSER電腦人文化
出版日期:2015/11/07 

小百合 

出生於台北,在台灣念到國小畢業,也在國外順利的拿到大學學位。某天下午閒閒沒事,一口氣看完《醫龍》全集,突然莫名被當中的熱血劇情感動。帶著理想與勇氣,目前就讀於美國某醫學系。寫文章的動力主要是想分享醫院百態,以及求學期間碰到的點點滴滴。

Blog:lilyfishyfish.pixnet.net/blog
FB 粉絲專頁:小百合的學醫隨筆 www.facebook.com/lilyfishyfish/

 

暱稱 :fine
文章日期:12/08/2015 07:18
文章人氣:215
 
 
 共 1 筆 | 共 1 頁
 
 
連絡處: TEL:02-2939-1278 FAX:02-8661-9933 E-mail:fine@finetimes.co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