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, December.01, 2021
  組織章程 同 學 錄 自 由 談 保健醫療 旅  遊 時間天氣 財  經 生活照片 生活經驗 其  他 News 網站連結  
 
Wed, December.01, 2021
 
 
文章討論
 



丟丟銅仔的故事





 丟丟銅仔的故事             簡上仁


宜蘭和恆春,是台灣兩個很重要的民謠根基地。宜蘭地區三面負山,一面濱海;恆春地區三面臨海,一面靠山;都屬於封閉性的地理環境。早期,皆因與外界隔絕,不受外來文化的影響,而能保存著獨特的民謠風格與人文特質。


提到宜蘭民謠,就自然想到《丟丟銅仔(Tiuh Tiuh Tang a)》。一般認為,《Tiuh Tiuh Tang
a》的曲調源自宜蘭的噶瑪蘭族。最早,它是一首不確定歌名的旋律,人們可依自己的喜好或心情感受,填上愛唱的歌詞。隨著歲月的流逝和時代的轉變,這首易於朗朗上口的宜蘭調,不斷擴展其流傳範圍,甚至風行全台。同時,其歌唱用途及社會功能,也逐漸的蔓延並產生多種的變化。也因此,其產生緣由、歌曲名稱、歌詞內容及發展過程,總是眾說紛紜。以下與您分享幾則重要的《丟丟銅仔》故事:


一、玩擲銅板賭錢遊戲時,銅板碰擊地面所發出的叮噹聲響


昔時,宜蘭民間曾有三、五好友相邀,玩「擲銅錢仔」賭錢遊戲的風氣。玩時,先找來平整的磚頭或石塊當「筊(kiau)台」。參與遊戲者,各出二或三枚銅板,經猜拳定先後,依序輪流「丟(tiuh)銅仔」。「丟銅仔」時,把銅錢翻成相同一面,平放掌中,手微離「筊台」,然後迅速把手抽抖開來,讓銅板鏗鏘落於「筊台」上,看幾個銅板翻成另一面,就可吃下該些銅錢。


玩「丟銅仔」者,當要把手抽抖開來時,都會擔心抽抖力量的大小,是否會影響銅板落地後的翻轉結果,而使心中產生一種「抽抽(tiuh)動」的微妙感覺。這種感覺,加上銅板落地時鏗然叮噹作響的音律,就是《丟丟銅仔》的音樂元素之基礎。


二、宜蘭人為開發地方,鑿築隧道,當火車通過山洞時,大家所唱出的興奮之情


   
日治時代,為了解決宜蘭與外界相通的交通問題,以繁榮地方。自1918年起,人們相互合作,流血流汗,參與開鑿連綿不絕的山嶺,終於在1924年完成了台北至宜蘭的全線鐵道。試車那天,當拖著平板台的火車徐徐前進,興奮的宜蘭人躍上平板台,為著自己血汗的成果而歡呼,不由自主的順著大家所熟悉的《Tiuh
Tiuh Tang a》曲調,唱出內心的驕傲和喜悅。


 
「火車行到(伊都阿末伊都丟)磅空內,磅空的水(伊都丟丟銅仔伊都阿末伊都去仔伊都)滴落來。」………


三、語帶雙關,描寫男歡女愛,親密交歡的意象


《Tiuh
Tiuh Tang
a》的「Tiuh」,抽動之意。從歌名的語意和歌詞的內容來意會,此歌其實就是以雙關隱語來影射男女性愛行為、具有民間「性文學」特質的歌謠。依此觀點來看,其歌名應為《搐搐動(tiuh-tiuh
tang,抽動之意)仔》,「火車」象徵著男性的「鳥」,「磅空」則比喻為女性的「膣」,此歌是一首極為親密的浪漫情歌。人們把性愛,視為男女間情愛昇華的行為表現。


事實上,《Tiuh Tiuh Tang
a》的曲調,也曾被填寫為另一首語帶雙關的性愛歌曲《一隻鳥仔找無巢》,「鳥」影射男性,「巢」代表女性。


「透早起來(伊都)哇(kuai)一個哇哇,一隻鳥仔(伊都)哮啁啁。


踮在溝邊仔(伊都)蟯(ngiauh)一個蟯蟯,搐搐(tiuh)動仔(伊都)找無巢。」


四、記述一段「真心換絕情」的愛情故事


據筆者曾採訪過的宜蘭員山民間藝人林榮春說:當時,參與開鑿三貂嶺火車燧道工程的人員,除本地人外也有日本人和中國人。有位來自中國的黃?義,平時喜歡戴紅帽、披長衣。當雨水和山隙水滴打在他的衣帽上,水由上而下,順著帽緣、衣服往下滴落於地,人們看到此景此情,乃稱呼他「紅尾仔嗒滴」或「紅尾仔la-ta-tiuh」。後來,紅尾義仔愛上一位宜蘭姑娘,且感情日深。當兩人論及婚嫁時,黃君突然聲稱父親病危,必需急速返回中國。結果,郎君一去不再復返,從此,宜蘭姑娘只有日思夜夢,以淚洗臉,無奈的等待著郎君的音訊。後來,民間乃以《紅尾la-ta-tiuh》傳唱著這則令人感嘆的「真心換絕情」的故事。


1990年,筆者在宜蘭文史專家陳健銘的協助下,造訪一位當時已82歲的慈祥阿婆簡陳阿權,她就曾以憐惜的聲調唱出這首歌:


「……阿哥錢銀(紅尾la-ta-tiuh tiuh-tiuh tan a tom-a la-ta tiuh-a
a-to)我不愛。


愛欲手指(紅尾la-ta-tiuh tiuh-tiuh tan a tom-a la-ta tiuh-a
a-to)一只來。」


在《丟丟銅仔(Tiuh Tiuh Tang
a)》這闋民謠曲調的流傳過程中,它不但隨著歌詞內容的不同而產生有多種的歌名。在歌舞小戲盛行的農業社會時期,它是慣用的尾聲俏皮句;在歌仔戲暢行時,它是討人喜歡的丑角曲牌;呂泉生於日治時代發表民謠歌唱劇《閹雞》時,它是劇中重要的歌曲;在流行音樂市場裡,它也扮演「城市化民歌」的角色。如今,則常被音樂家應用為創作台灣新音樂的元素。隨著時代的演進,《丟丟銅仔》的旋律仍然生生不息的活在宜蘭人的心中,有著與宜蘭相同的性格
─ 樸素、踏實、樂觀,及濃烈的鄉土特質。


[發表於"民報雙月刊第1期,2014.06] 


 

1990年,筆者造訪宜蘭民間藝人林榮春1990年,筆者造訪宜蘭民間藝人林榮春
暱稱 :fine
文章日期:01/22/2015 10:42
文章人氣:748
 
 
 共 1 筆 | 共 1 頁
 
 
連絡處: TEL:02-2939-1278 FAX:02-8661-9933 E-mail:fine@finetimes.co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