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, December.18, 2017
  組織章程 同 學 錄 自 由 談 保健醫療 旅  遊 時間天氣 財  經 生活照片 生活經驗 其  他 News 網站連結  
 
Mon, December.18, 2017
 
 
文章討論
 
網友曝料鄧小平的遺囑,記錄於1992年8月28日,
會議召開於北京景山後街鄧家
小院,參加會議者有江澤民、李鵬、喬石、李瑞環、朱鎔基、劉華清、胡錦濤和姚依
林。遺囑由當時的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負責記錄。
> 遺囑的內容:
> 今天找你們來,是我心中有些話想對你們說,人老了,清醒的時候越來越少了,我想
趁我還清醒的時候,給你們交代一些事情。你們有跟我快四十年的了,從二十多歲的小
夥子,也熬成了六十多歲的老頭子了。而錦濤今天算是第一次面談,第一次面談就給你
們交心,是不是很冒失?是很冒失。我這輩子就是冒失過來的。早年不到二十歲,不懂
法語、俄語,身無分文就冒失去闖法國、俄國。回國後,又冒失地到馮玉祥軍隊去工
作;後來又冒失地去廣西搞百色起義,到蘇區又冒失地被打成反黨分子;解放戰爭時冒
失地挺進大別山。八大以後,毛點我當總書記,我卻多年不向毛彙報工作。文革和文革
以後,那就更冒失了。這些事情你們都知道,我就不囉嗦了。我把你們找來,要向你們
交代一些我認為應該交代的話。
> 你們知道,年初我去了一趟南方,後來讓鄭必堅執筆弄出個“南方談話要點”。很多
人講,這是鄧老爺子的臨終遺囑,或者說最後的政治交代。這話不確切。我今後不會再
說什麼太多的話了,但真正的政治遺囑是不會像這樣弄得滿城風雨的,真正核心的政治
交代怎麼能大張旗鼓地宣揚?!今天,我倒想小範圍的真正講一下我的政治遺囑,或者
說是真正的政治交代。
>
 首先,我對我們國家的政體現狀並不滿意。我是這個政體的創建者之一,這十幾年也
算是這個政體的守護者、責任者,但我也是這個政體的受害者。每當我看到朴方殘廢的
身體,我就在想,我們政體的名字叫中華人民共和國,但共和國最本質、最核心的東西
是什麼呢?應該是民主與法制,而我們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!為改變現狀,這些年
我做了一些工作,這個問題並未解決,十幾年後,你們當政時也未必能解決。其實解決
的辦法是存在的,這就是向美國的憲法學習。美國成為超一流強國,靠的就是這個東
西。中國要成為一流國家也得靠這個東西。向美國學習,應該理直氣壯,你比別人差
嘛,就應該承認自己的不足。當然,這裡邊有很多技巧,不要急。但你們有責任去努
力、去學習、去實踐,這是歷史的責任。經過幾代人的努力,把中國真正建成權力來源
於人民,法制公平的憲政國家。這也是孫中山的夢想。只有這樣,才能說長治久安。>
第二,臺灣問題。香港問題解決之後,中國最大的統一問題就是臺灣。臺灣問題的關鍵
所在是現在政體上差距太大。解決這個問題我是看不到了,你們那一代也未必能解決。
但我想有三點你們要把握好:一是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動武,中國人不打中國人。二是大
陸的經濟!
 要奮起直追,你一直窮下去就永無希望。三是在政體上大概一國兩制還不夠,一種可
能的方式是聯邦制憲政之路。中國經濟強大了,政治上又有了民主和法制的共和體,臺
灣問題才有可能迎刃而解。> 第三,發展問題。上面兩個問題的基礎還是經濟建設和社
會發展。而這個問題有核心是發動老百姓去幹,而不能只是政府去幹。要千方百計讓全
國老百姓的腦袋來代替總書記、總理的腦袋,我們再聰明也聰明不過人民,我們的政府
管得太多了,要盡可能少管。經濟上,老百和市場都比我們的計畫聰明。我想,只要堅
持開放改革,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,放手讓老百姓去幹,也就是堅持不斷地發展經濟
民主,每年增長超過7%是有希望的。堅持下去,持之以恆,等你們交班的時候,中國或
許就成了小康國家了。> 第四,中美關係。中國對外關係中最重要的是中美關係,回顧
一百年來,對中國欺負最少的大國就是美國了。退回庚子賠款,讓中國人到美國留學不
說,八年抗戰,美國的援助比蘇聯的援助多得多!抗美援朝與美國打仗,是金日成和史
達林加給我們的。美國是第一強國,中國的發展和統一都繞不開美國,世界和平與發展
也離不開美國。現在為了穩定和發展,我們只能韜光養晦,絕不冒頭。沒辦法,我能力
不!
 夠,手段也有限嘛。到了你們這一代,辦法可能會多一些。我們要學習美國憲法,美
國人會不開心嗎?為了民富國強,我們黨讓人民當家作主和富強的理想不變,但名字是
否可以考慮改為人民黨、社會黨之類呢?我想名字一改,中美關係馬上會改善。總之,
到了你們那一代,手段會多些、辦法也會多些。你們也要開明些,靈活些,要有所作
為,不要像我們這一代這麼僵化和死板。只要為了國家和人民利益,實事求是地去做,
就經得起歷史的考驗。> 第五,“六四”問題。“六四”是改革開放過程中的必然現
象,社會成本很高。這個問題,今後會有人來翻舊帳,說你動用了軍隊,也死人了,責
任是躲不開的。但也還有歷史責任,則在於國家是前進了還是後退了?國家是混亂破敗
了還是穩定發展了?真正對歷史負責任的人,不怕這種責任。尤其要做領袖,更得要有
擔當。到了你們那一代,也不知會出什麼樣的事情,或許是“六四”,或許是“七
四”,但你們一定要有歷史責任感,實事求是,一切從實際出發,只要對中國進步發展
有利,該怎麼幹就下決心怎麼幹。回答“六四”這類問題,根本的方法不是去爭論,而
是實實在在地把國家搞好,讓人民生活一天天好起來。有人告訴我,黨內人材一代不如
一代,我看得以什麼標準衡量,論文采飛揚,我不如毛澤東,論意志堅定,你們可能比
不了?
 琚C但論科學理性,論勤學努力,論民主長處。總之,不要怕事,不要怕禍。要敢闖、
敢幹、敢負責任。當然,也不要一朝權在手就惹事生非。要不惹事、不生事、幹實事、
敢負責,有了這種態度,歷史也會對“六四”有個理性的說法。> 第六,制度建設。除
了政體要在憲法制度上下大氣力外,還有黨內、政府內的政治制度搞一些持之以恆的建
設。像今天我們只在小圈子裡選江澤民,小圈子裡選你們,這是歷史條件,沒有辦法。
但這種作法絕不能長期不變。最終的領導人還是靠人民來選,不能靠小圈子和槍桿子。
最好是先從基層的民主抓起。今後我們再也不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。古語說是得民心者
得天下,我看得靠實事求是的本領,靠真理和民心民意來維持的完善政權。你們要有這
個觀念,今後主要是靠老百姓的稅收來養政權,你要老百姓養,你就得代表民意和服務
民意。此事從上到下搞,風險太大,但必須試驗,不搞的風險更大。合理的辦法是從下
而上慢慢演進,先把基層工作做通,農村包圍城市,這樣風險較小,就像八十年代農村
改革那樣,先從大包乾抓起,而後是鄉鎮企業,再而後是城市改革和國有企業改革。制
度改革也可以摸著石頭過河。不要急,但也絕不能不去開拓進取。> 今日一讀,耳目
盡?
暱稱 :鄧小平
文章日期:09/30/2014 15:00
文章人氣:420
 
 
 共 1 筆 | 共 1 頁
 
 
連絡處: TEL:02-2939-1278 FAX:02-8661-9933 E-mail:fine@finetimes.co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