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, January.26, 2022
  組織章程 同 學 錄 自 由 談 保健醫療 旅  遊 時間天氣 財  經 生活照片 生活經驗 其  他 News 網站連結  
 
Wed, January.26, 2022
 
 
文章討論
 
所有文章分類 » 音樂 » 台灣歌謠的生命力

台灣歌謠的生命力

2013年12月22日 21:0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台灣歌謠的生命力         簡上仁 

 

前言:從陳達的「思想起」講起 

       已故的台灣民謠瑰寶-恆春民歌手:陳達。曾在雲門舞集的曠世舞劇《薪傳渡海》中唱著:「祖先三百年前伊就知,台灣是一個好所在,大家堅心對這來,開墾家園欲來傳下代。……,開始也無鋤頭可掘田,靠著雙手挖土飼子來大漢。」我們代代先民真的是吃土長大的嗎?當然不是。其實,陳達在其歌詞的字裡行間,告訴我們一個生命的哲理:先民既然冒著生命的危險,自唐山渡過黑水溝-台灣海峽,來到台灣。其目的就是要遠離那戰亂不斷、災荒連連,不適合居住的夢魘老地方。希望在台灣,為代代子孫建立一個永永遠遠的美麗家園。那麼,我們就必須認同台灣,與這塊土地結緣。脚踏實地,一步一脚印,在這塊土地上耕耘,洒下血汗。如此,日復一日,不斷累積、凝聚與成長,從生活中孕育出本土的文化。當「人、土地、文化」三者結成一體,「台灣的生命力」於焉產生。而,台灣代代的人們,就是秉持著這一股堅靭的生命活力,今天我們才有一個可為安居立命的家園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在台灣,隨著時代的演進,每個時期都會留下生生不息,令人永難忘懷的台灣歌謠。這些歌謠伴著台灣人們走過酸、甜、苦、辣的歲月,不但象徵著時代的意義和價值,甚至綿延不絕地影響著後代的子孫。許多歌謠的曲調,在它們雛型出現之後,就隨著時代的演進,或改變歌詞,或修飾曲調,在不同時代穿著不同衣服,扮演不同角色。總是充滿生命活力,與人們的生活扣緊在一起,那就是「台灣歌謠的生命力」。

       由於篇幅的關係,以下我要介紹台灣南部地區的三個「台灣民謠的系列歌曲」,來說明「人、土地與音樂文化」的生命力。

 

一、《牛犂歌》系列歌曲

       入台墾殖家園的漢人,最早是以嘉南平原為開發的根據地,首先接觸的就是新港、大目降、蕭瓏與麻豆等四大社的平埔西拉雅族。平埔西拉雅族屬於母系社會,行招贅婚。當時,由於來台的墾荒者有許多是單身的「羅漢脚」,這些唐山的帥哥就嫁給了平埔辣妹,開始展開了族群融合及文化交流。當時所生下的孩子稱之「土生子」,也可說是族群融合後的「新一代的台灣民族」。

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發展,移入的福佬人愈來愈多,福佬語成為多數人使用的語言。於是,一首原本為平埔西拉雅族祭拜祖先神「阿立祖」時,邊唱邊舞的祭歌:「I hi i na ni na, i a a le e i……」。其後,慢慢成為可被即興填上福佬語歌詞的民歌曲調,並演化成為農家在農耕之餘,用來載歌載舞的《牛犂歌調》。在二十世紀初,歌仔戲孕育形成後,乃大量吸取民歌曲調為曲牌。當時,這首深受民眾喜愛的《牛犂歌調》:「士(仔)六士,工(仔)六士工,士(仔)六士,  工(仔)六士工,手(啊)按(啊)犁尾(啊)欲(啊)耕田,………」,自然也被歌仔戲取用為曲牌,稱之《台南調》;尤其被引用在「山伯英台」戲中時,特別稱為《送哥調》;到了日治時代,《送哥調》:「(英台)一送梁哥欲起身,千言萬語講袜畫,……。(山伯)山伯被送面帶紅,聽妹言語割吊人,……。」。甚至,隨著台灣歌仔戲團到中國閩南地區演出,而成為當地「薌劇(由台灣的歌仔戲演進而成)」的曲調。

       到了1950年代,台南頗具聲望的士紳許丙丁,擷取流傳久遠的農耕題材,將此曲調填上《牛犂歌》的歌詞:「(女)頭戴竹笠喂遮日頭仔喂,手牽犂兄喂行到水田頭。…。(男)脚踏水車喂在水門仔喂,手牽犂妹喂透未光。…」。這首對唱式的勞動情歌,經許石編曲並由其籌組的大王唱片公司錄成唱片發行之後,乃盛行全台各地。其後,在1960年代初,也由當時名歌手吳晉淮和張淑美對唱錄製唱片,唱出歌名、題材相同,但歌詞迥異的《牛犂歌》:「(男)透早打拚啊欲出門,看著天色啊漸漸光,…。(女)牛兄這早啊來阮兜,請你這坐啊入內頭,…。」。1960年、70年代之際,正是台灣島內中南部鄉村移民北部蓬勃發展的時刻,這兩首錄成唱片發行的《牛犂歌》,成為南部離鄉客最好的精神食糧。

一首平埔西拉雅族的祭歌,透過族群融合而轉變成福佬系民歌,也成為歌舞小戲的小曲,甚至拓展其用途空間被應用歌仔戲的曲牌,到了近代,又成流行在城市裡的鄉村民歌。《牛犂歌》系列歌曲,生生不息地活在台灣人們的生活之中。

 

二、《一隻鳥仔》系列歌曲

       嘉南平原是漢人四百年前移民來台之初,最重要的開發根基地。先民從他們辛勤的勞動中,孕育出寓工作於歌聲中的曲調。此曲調最早被用為描述炎熱六月天裡,農夫們在水田裡耕作,看到小魚、泥鰍為了避暑奮力游入田埂下的小洞穴,此情此景,被唱成《六月田水》:「六!六!六月田水嘿都當的燒哦,鯉魚落水喁的喁啊喁的喁,喁的尾會搖哦!」。當時,此曲調唱來十分隨興,節拍長短也自由變化,流傳範圍則侷限在嘉義一帶。

台灣民間向來把「鳥」隱喻為男性的生殖器。其後,想像力豐富的浪漫人士把此曲調填上:敘說一位想念情侶的男士,因伴侶不在身邊,令他半夜輾轉難眠而感嘆不已的愛情故事,稱之《一隻鳥仔哮啁啁》:「嘿!嘿!嘿嘟一隻鳥仔哮啁啁,嘟呢。哮到三更一半暝,找無巢,呵嘿呵。」。在「一隻鳥仔哮啁啁」階段,人們仍以隨興方式歌唱之。

         由原住民、福佬人和客家人共同組成的「老台灣」,在鄭氏家族落敗之後,台灣落入滿清的掌中。清領時期,貪官污吏,欺壓百姓。更不幸的是1895年,中日甲午戰爭,清廷敗戰之後,不經台灣同胞同意,就把清廷所蔑視的「鳥不語,花不香」的台灣割讓給日本。日本從台灣東北角登陸之後,一些愛鄉土的志士雖然組成民兵來抵抗,但到底日本是相當準備而來的。「竹篙鬥菜刀」終究無法打贏日本的槍炮,民兵節節敗退,退到諸羅山(嘉義)時,已經彈盡糧絕,心想再打下去也只不過犧牲生命,不如留得青山在,以後再伺機報仇,要回台灣鄉土。就在準備含淚分手的時候,志士們聽到了原本描述浪漫愛情故事的嘉義民謠《一隻鳥仔哮啁啁》,優美的旋律中帶著幾分感傷的氣息,於是把台灣家園比喻為鳥巢,填上《一隻鳥仔哮救救》的歌詞:「嘿!嘿!嘿嘟什麼人予阮弄破這個巢,嘟呢。乎阮掠著不放伊干休,呵嘿呵。」,唱出台灣人悲壯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1943年,呂泉生為了幫舞台劇《閹雞》配樂,將小說原著嘉義人張文環所提供的這首嘉義民謠曲調,予以規律化並編寫成劇中重要歌曲之一,此歌乃逐漸廣泛地流傳開來。近代以來,此固定化詞曲由於音樂書籍及有聲出版品的發行,才成為家喻戶曉的台灣民謠。一首民歌曲調,應合時代的需求,在不同時代填上不同歌詞,反映著物質、精神及社會生活等不同的文化意義。尤其,在詞曲固定化並藉著大眾媒體來傳播之後,此歌更樹立其不朽的生命活力,蘊藏著台灣永遠的情感。

 

三、《恆春台柬調》系列歌曲

       恆春地區最早是由包括排灣族、阿美族及卑南族等恆春十八社原住民定居於此。當今,知名的恆春民謠《恆春調(或稱台東調、平埔調)》,最早流傳於恆春的原住民社會裡,以原住民語言來吟唱的曲調。出生滿州鄉的音樂家鍾明昆就曾採錄到《恆春古調》的詞譜:「o-ma-mi a ta-mi nu a …」,其音樂組織確實有一定程度的相似。

       約在1830年,原住平埔西拉雅族的馬卡道支族,曾從台南地區輾轉南下遷移到恆春地區開闢家園。但在1875年恆春設縣,大批漢人入墾恆春之後,福佬人漸漸成為該地區的絕大多數。其後,透過各族群的通婚、通商及文化交流等的相互融合,於是,此原住民曲調乃轉而以福佬話來歌唱,稱之《恆春調(或稱平埔調)》,但保持著吟誦的方式。恆春人們可依自己的興致填上「四句聯」形式的歌詞來哼唱,如:「一尾好魚嘸食餌,泅去溪邊食青苔。緣投阿君免得意,阿娘八字袜合你。」。

       恆春半島西邊是沙岸,東邊為岩岸,恆春人們生存不易。1895年日人治台之後,有規模、有計劃地建設台東,設立台東製糖株式會社,到了1918年,更開始積極招募人員入墾台東。當時,許多恆春人心想後山台東,人煙稀少,生存空間仍大,乃遠赴台東謀求生存,開闢新家園。來到台東的恆春人,一方面想念恆春故鄉,一方面希望當地的新朋友能夠多予照顧。於是,把家鄉帶來的《恆春調》唱成《台東調》,隨即興地吟誦著:「來去台東花蓮港,路頭生疏(喂)不識人;

希望阿娘相痛疼,痛疼阿哥(喂)出外人。……」。

       戰後,1952年,當時正值國民政府嚴格執行「國語政策」,滿州鄉曾辛得老師為配合政策要求,不得不將這首福佬語的《恆春調》改編成華語發音的《耕農歌》,並被編列為國小音樂課本的教材。其後,在白色恐怖時期,此民歌曲調又在當時陰霾的氛圍中轉化成慢板的哀傷調《三聲無奈》,不但成為歌仔戲裡的哭調曲牌,並被錄製成唱片發行。1967年之後,這個民歌曲調再度冠上《恆春調》之名,以流行歌曲的模式,由劉福助演唱,錄成唱片行銷於商業市場。到了1970年,唱片製作人郭大誠順乎當時的經濟背景,並迎合新一代年輕人的需求,重新填詞,描寫漁家婦女心聲,更改歌名為《生蚵仔嫂》,並發行唱片,甚至成為電視連續劇的主題曲。到了2004年,順應世界流行音樂潮流,甚至出現了Rap版的《生蚵仔嫂》。如今,這個曲調更被改編成各種形式的器樂曲,其旋律仍然縈繞在人們的生活之中,像一股川流不息的活水,其音符永遠跳躍在時光的長河之中。

 

結語:永恆的歌,永遠的情

       觀之以上所舉三個台灣南部民歌系列歌曲,它們之所能從一個小地方的民歌曲調,隨著時代的演進,不斷拓展其用途範圍及地理空間。此乃在於它們能配合時代的需求,在「維護傳統的精神和特質」與「發揚新時代的方法和技巧」之間,找到往前邁進的平衡點;在「保守與銳進」之間,循序發展。因此,我們可以說,台灣民謠要能綿延不絕、繼往開來,它必需隨著時代的變遷,在保存著不可變的音樂特性之同時,不斷地做適得其時的改變。

       當今,音樂的表現形式已經相當多元。台灣歌謠的表現形式,除了傳統以獨唱、對唱(原住民有時應用合唱)之外,以器樂或合唱來表現都是很好的發揚方法與形式。今年 

暱稱 :fine
文章日期:12/22/2013 21:52
文章人氣:857
 
暱稱 : fine
文章日期 : 12/28/2013 16:55
簡上仁同學 消失中的台灣民謠--- 可參考 Bach 巴哈故居 in Eisleben (艾斯勒本)--1 & 2 *http://www.101975.tw/tab/441/cat/240/ *http://www.101975.tw/index.php?tid=441&cat=237&pageID=1 建設台灣民謠硬體建築物 + 地點在台灣南部縣市之一 + 田園樂府 + 南部縣市政府經費 + 樂捐人士 = 應該可永續經營台灣民謠 如 Bach 巴哈故居 in Eisleben (艾斯勒本). 紀秋銓/傑年 敬上 2013.12.26. ps:po 上 簡上仁 同學 facebook & 簡上仁網站 in 2013.12.26.
 
 共 1 筆 | 共 1 頁
 
 
連絡處: TEL:02-2939-1278 FAX:02-8661-9933 E-mail:fine@finetimes.com.tw